一个意大利人的中国心——访意大利学者欧伯托·法利先生
作者:唐可省

一个意大利人的中国心

——访意大利学者欧伯托·法利先生

 

    欧伯托·法利(Umberto Farri),1924年生,国籍:意大利。

    曾任广州大学与意大利院校合作协会(简称ICU)合作执行委员会意方主任。1987年,他说服意大利政府,代表ICU向广州大学无偿捐赠400万美元,用于兴建教学大楼和购买实验设备,创办了广州大学维修工程技术学部。此后,他经常前来考察,并帮助解决学部的经费问题,免费提供6部汽车给广州大学,并代表ICU捐赠30万美元给广州大学,建立了“彩色阴极射线显像管检测实验室”。他先后组织十多位意大利专家义务来广州大学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并选派广州大学十余名教师赴意进修。为广州市乃至广东省的教育事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1996622日,被授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吸引着世界各国友人。雄伟磅礴的万里长城,蜚誉世界的“四大发明”,悠久灿烂的文化传统,摇曳多姿的民族风情,曾令多少人魂牵梦绕,心驰神往。

    1987年,一位年逾花甲的意大利学者跨越千山万水,踏上了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他就是Umberto Farri(欧伯托·法利)先生。对于这位慈祥豁达、精神矍铄的意大利长者来说,到中国去,是他年轻时代就有的一个梦想。

    欧伯托·法利先生热爱自由与和平,崇尚博爱和仁善。作为意大利院校合作协会(简称ICU,属意大利民间组织)的秘书长,几十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对外教育合作和对外援助工作,尤其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教育合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做出显著的贡献。ICU组织的总部设在罗马,是由意大利外交部对外合作发展司直接拨款捐资的。他们支持和援助的范围遍及全世界许多贫困国家和地区,诸如埃塞俄比亚、菲律宾等国,都曾经得到了ICU组织的长久无偿援助。1970年以来,这个组织还在农业、技术、医疗、环境科学等领域与十多个国家开展了富有挑战性和开拓性的跨国合作项目,极大地促进了被援助地区和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从事技术、管理、技能应用方面的专业人才,这些人才在他们各自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作为ICU组织的负责人,欧伯托·法利先生很早就开始关注中国的发展。他第一次访问中国时,正是中国深化改革、对外开放、全面发展的时期,春风已经吹遍了神州大地,这个古老文明大国正以极大的热情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国的友人们,中国的经济也伴随着高速发展而逐步走向繁荣。欧伯托·法利先生亲眼目睹了中国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情景,深深体验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生机和活力正在中国大地上催发、升腾。凝结在欧伯托·法利先生心中的那个梦想也如春水般涓涓涌出,奔流不息。

    他决心在改革开放的中国大地上追寻他的梦想,实现他的梦想。

   

一、创办广州大学维修工程学部

   

    1987年,欧伯托·法利先生第一次访问广州,他顾不上游览广州市的名胜古迹,顾不上品尝中国特色的美味佳肴,他抓紧一切时间与广州市政府及有关技术部门进行联系和洽谈,希望建立中意两国间的合作项目,为广州市乃至广东省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在这次访问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跨进了广州大学的校门,从此与广州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的广州大学仅是建立在一片山坡地上的初具雏形的走读性职业大学,学校占地面积、基础设施、教学设备、师资力量、专业设置等方面的力量还相当薄弱,但广州大学勇于创新开拓进取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欧伯托·法利先生。

    在这样一所具有创新精神的高等学府开展ICU组织在中国的第一个合作,难道不是最佳的选择吗?欧伯托·法利先生终于找到了与中国合作的突破口。

    但是,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办怎么样的一种模式,在什么专业领域开展合作呢?与中国的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学校进行合作,这还是第一次。欧伯托·法利先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当时的广州,作为开放的前沿阵地,率先实行对外合作,利用各种途径引进大量国外先进的仪器和生产设备,经济在短短几年内就获得了腾飞。但是随着广州工业的迅速发展,设备技术的进步远远超前于人才技术,先进的设备与落后的维修队伍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给广州工业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许多企业由于没有懂得维修国外仪器设备的人员,价值千万元的设备只得闲置不用。

    当时不少的中国企业在引进外国先进设备时,存在着下列误区:

    一是盲目购买,买非所用。这主要表现在一些新建企业的负责人或决策者,本身对进口设备和维修是外行,在选购设备时,盲目地追求高精尖新,买非所用,造成设备的闲置。例如某酒厂在建厂伊始,花几十万元从德国购入全自动汽水生产线,由于维修人员文化素质低,原厂操作说明书资料不全,仅有薄薄几张,且全是外文,而车间班组基本上以机修为主,从而使该设备从购买入厂时便处于闲置状态达数年之久。

    二是贪大求全,耗费巨资。一些新建企业在设备选购上,为了在厂房设备规模上压倒本地同行,或与同行互相攀比,不惜花巨资购置大全新设备,以壮厂威,先声夺人。其结果往往是经营情况不佳,设备利用率不高,造成大量资金积压,周转困难,使生产难以为继。例如某纺织厂,在开业之始,便挂出美国生产技术的大幅招牌,从美国购入电脑控制的纺织设备,就连普通的工具箱、手推车也全套从境外购买,由于操作、维护、维修力量缺乏,使设备利用率低,加之资金周转困难,经营状况步履维艰,最后由于还贷困难而不得不关门大吉。

    三是斤斤计较,贪图便宜。与上述两条相比,这种情况更为常见,且大多数是资金不足的中小型企业,特别是个体或集体厂家所为。由于资金紧张,所以购买设备时,往往将谈判的重点放在价格上,与设备厂家斤斤计较,讨价还价,力求以最低廉的价格成交。当最终达到目的后,不免沾沾自喜。但他们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即产品的质量与售后服务。其结果往往是购买三无产品,即无质量保证,无技术培训,无设备保修。更有甚者,因贪图便宜而购买到水货乃至假货,占小便宜而吃大亏。某厂花几万元购买的进口解码器,价格低于其它设备厂商同类产品。但是买回厂后,对照说明书怎样也不会操作,咨询卖主,均不得要领。要求对方提供培训,因合同中未注明,且卖主只管销售,无技术力量进行培训。后来该厂花钱参加了外地举办的培训班之后才掌握了仪器的操作。

    四是重设备,轻服务,只知设备的价值,不知服务的价值。须要知道,离开技术的支持与服务,设备的作用和潜力就无法得到发挥。特别是进口检测诊断设备,技术含量高,比较先进而又比较复杂,没有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和培训,一般的修理工很难掌握。而许多企业在选购设备时,在价格、运输、包装、付款方式上注意很多,而在对方提供技术服务方面则注意不足,或舍不得投资。其结果是虽然购买到了所需的设备,但是由于缺乏技术支持与服务,使设备的作用与潜力无法发挥。

    五是盲人摸象,上当受骗。在进口设备时,由于自身没有技术工程师,只是慕名而买,对设备的真正价值无从知道,因此上当受骗。如某造纸厂从日本购买一条造纸生产线,买回安装试用后才知道这些机械故障重重,已接近报废的程度,而本厂更无维修力量。这些设备不久变成一堆废铁。

    广州大学的老师们了解到这些情况,他们提出:中国需要高水平的维修工程师,必须尽快培养出理论与实践兼备、动手能力强的新一代高级维修人才,才能保持经济发展的持续和稳定。

    欧伯托·法利先生对此表示赞同,他在考察广州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也深深感到维修工程技术人才是中国人才培养中的一个空白。

    双方心有灵犀,不谋而合:在广州大学的校园里建立一个工业设备维修工程教育体系——这个大胆的设想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欧伯托·法利先生为这个全新的合作项目激动不已。回国后,他到处游说意大利企业家,说服了意大利政府,争取社会各界的支持……

    1988722日,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广州大学校长张士勋教授代表广州大学与意大利院校合作协会正式签署了“中国广州大学与意大利院校合作协会关于发展技术教育合作的合同书”。从此,随着“丝绸之路”的沿续,这两个古老的国度,在现代化文明的20世纪80年代,又孕育了友好的结晶——广州大学维修工程技术学部。

    根据协议,ICU组织向广州大学无偿捐赠400万美元兴建教学大楼和购买实验设备,双方共同创办一个以教学、科研和技术服务为目的的实体——“广州大学维修工程学部”,创立了4个专业:设备管理工程、机械设备维修工程、电气设备维修工程、电子设备维修工程。这样,在广东省广州市,第一个由外国机构援助的教育合作项目,中国第一个以维修工程为主旨的职业技术教学单位,从此拉开了序幕。

    协议签署不久,第一笔捐款就已经到位,项目很快进入了实施阶段。

    1988年初,在欧伯托·法利先生帮助下,意方派遣2名专家到广州大学与学部筹备小组的老师们一起对学部的教学计划、实验室建设等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详细研究和讨论,形成了学部专业建设、实验室建设、教学大楼建设的初步方案。

    199018日,在ICU组织和广州大学的共同努力下,学部大楼正式兴建,欧伯托·法利先生和广州市政府有关领导、广州大学领导及教师们为学部的奠基培土。

    维修工程——这个70年代发展形成的新兴学科,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广州,在一片绿色的土坡上,扎下了自己的根。这一年的秋天,学部边建设边招生,有了她的第一批学生。

    1992113日,凝结着中意人民友谊和汗水的维修工程技术学部大楼落成了,欧伯托·法利先生满怀喜悦地出席了大楼落成剪彩仪式。他深情地注视着造型典雅、巍然矗立的学部大楼,心中久久地不能平静,他悄悄告诉身边的陪同人员:我从小就有一个梦,这个梦在中国……

    他的梦成了现实。

   

二、呕心沥血,培养合格维修人才

   

    欧伯托·法利先生认为:把不同的民族联合在一起的方式有很多,但最有效的无疑是一起工作,共同参与国际合作项目,把所有伟大的构想集合在一起。

    他和所有来广州大学工作的意大利专家一样,对项目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全文12373字。)

 

 

 

 
上传时间:2007-03-29 23:43:27   关闭

 

唐可省广州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