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壶济世的一代名医——访原美国华人科学家协会副主席刘赐江先生
作者:唐可省

悬壶济世的一代名医

——访原美国华人科学家协会副主席刘赐江先生

 

文/唐可省

 

刘赐江,1920年生,祖籍:广东南海,国籍:美国。

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医学院教授、世界著名心血管科专家,曾任美国华人科学家协会副主席。早年在广州培英中学读书,后赴美国斯坦福医学院深造。继承先父刘卓凡行医济世的美德,与妻子梁菊馨教授共同关心祖国医学和医学教育事业发展,多次来华讲学,并率领医疗组做现场示范手术,为我国培训医学人才。非常关心母校培英中学的发展,1989年以来,先后捐赠400多万元兴建“刘卓凡教学楼”、资助兴建培英体育馆、设立“刘赐江升学奖学金”等。为广州市的社会进步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199325日,被授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滔滔滚滚的珠江,昼夜不停地奔腾向前;古老文明的羊城,世世代代尽显风流。

在广州市内濒临珠江岸边的芳村白鹤洞,坐落着一所著名的百年老校培英中学。提起名誉校长、世界著名的心血管科专家刘赐江先生,培英人会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那么,刘赐江先生的路又是怎样的呢?

   

一、十年寒窗,求学培英

   

    刘赐江教授出生于医药之家。父亲刘卓凡老先生目睹中国缺医少药的现状,抱着一腔爱国热情,怀着工业救国的理想,凭借祖传技艺,在广州城内开办了灵芝药房,经营的药草、配制的药方疗效显著,药到病除,患者纷纷慕名而来,药房门庭若市,生意兴隆,刘老先生也声名显赫,成为一位成功的医药实业家,今天闻名遐迩的敬修堂药厂即从灵芝药房发展而来。他生产的“十灵丹”、“济众水”(即十滴水)一直沿用至今,成为传统名药。刘赐江先生生长在充满药材的环境中,嗅着浓烈的药香味成长,这令他与医药结下了与生俱来的不解之缘。

    培英小学毕业后,刘赐江先生进入培英中学读书。

    培英中学创办于1879年,是广东省最早的教会学校。创办人那夏礼博士是美国俄亥俄州人,为人忠厚,淡泊名利,矢志教育,奉美国长老会之命来华兴办教育,建校于广州沙基,始名安和堂。1888年迁入芳村花地“听松园”故址,改名培英书院。“听松园”占地50余亩,原为晚清诗人张南山晚年游憩之地,风景秀丽,前临滔滔不绝的珠江,后接大通烟雨,松柏参天,清静宜人,适于藏修研读。那夏礼病故后,其子威林继任。他为人诚实一如其父。凡事亲力亲为不辞劳苦,尤对体育情有独钟,今日培英中学优良的体育传统得益于威林的鼎力推动。1927年,培英为顺应中国教育潮流,呈请广东省教育厅批准,成为纯粹由华人自办的教育机构。1935年,学校搬至白鹤洞新校。在这所被称为贵族学校的校园里,聚集了众多的华侨和商人子弟。他们在这里接受了严格的系统教育。培英的教育传统突出地体现在“信望爱”的校训中。信为崇高的信仰和坚定的信念,望即远大的理想及勇于进取的精神,爱是爱人类和人类创造的文明。学校在紧张的教学之外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充分发挥学生的自主创造能力,社团活动频繁,学生自办刊物,畅所欲言,在白绿两色的校旗下,培英学生形成了“四海之内白绿一家”的凝聚力,他们充满自信,以身为培英的学生为荣,团结互助,坚信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就是在这种自信自强的氛围中,刘赐江开始了在这所名校的求学生涯。很快,他就成了学校里的知名人物,从老师到同学都注意到了这位刚进培英的学生。他的成绩太优秀了,每次考试总是在前三名之列。许多难度很大的习题往往被他轻易破解。敬佩他过人的天分之余,大家也被他的勤奋好学所感动。中学时期正是不谙世事、调皮好动的时代,有些同学玩心太重,以至影响了学业。刘赐江则显得成熟稳重,他从不跟人打架,读书很用功。受人尊敬的父亲是他效仿的榜样,他的志向已经确定:做一名医生,悬壶济世,解除千千万万人的痛苦,拯救生命为社会造福。远大的理想激发了他的动力。学习英文在这所学校里是一项重要课程,满目皆是曲曲弯弯蝌蚪样的字母生词,着实难住了好些人。要掌握它除了勤学苦练别无它法。刘赐江清早即起床念课文背生词,墙壁上、床头边写满了单词,晚上临睡前躺在床上再同它们默默地对话。床边的单词换了一批又一批,课文里的生词越来越少,他能流利地阅读英文书本,可以自如地用英文交流了。他颇为自豪,功夫不负有心人,辛勤的耕耘必将获得丰硕的果实。

    在培英,刘赐江还有一个雅号“高音歌王”。培英的学生都住校,吃饭等生活问题牵扯了校方很多精力,难免有所疏漏。大家需要洗澡,可热水时有中断,好在同学们并不以为意,用冷水洗澡既迅速快捷又能强健体魄,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于是培英盛行冷水浴。可是到了冬季,许多同学就退缩了,刘赐江却坚持不懈。冰凉的水泼在身上,刺骨的寒冷使他全身一阵哆嗦,牙齿控制不住地咯咯作响。为驱除寒气他放声高歌,开始时声音颤抖,随后周身发热,凉意随之消失,歌声越发激扬高亢。日复一日,他的身体结实健壮,歌艺也日臻成熟,成了学校文艺演出的保留节目,“歌王”的美名也流传开来。

    在培英中学的学生生活令人难忘。那时候,刘赐江和同学们大都住读在听松园里,虽然每月只有一个周末的例假可以外出,但平日生活绝不沉寂。听松园内除有雅致、清幽的小图书馆可供求知阅读外,群体生活也是应有尽有。譬如刘赐江和同学们组成了“男声合唱团”,开展了不少演唱活动,计有:焦沃南、刘潮杰、叶伯陶、梁福寰、周庆爵、谭超法、梁君烈等多位同学参与。一曲《上帝是我光》竟在羊城唱出了名气,常被其他友校请去表演。如演讲比赛、话剧比赛、象棋比赛、宿舍整洁比赛,摄影比赛等等活动也都丰富了他们的课余生活。

    除了以上这些较富于娱乐性质的活动外,刘赐江和他的同学们还有严肃而更有社会意义的活动——暑期的“平民义学”。每年暑假由本校青年会组织热心者在邻近校址或近郊举办一个月左右的“义学”。除了义务教育外,还对就读儿童免费提供课本以至纸笔墨砚,颇有今天的免费家教和“希望工程”的意念哩!1937年暑假,刘赐江和班上的焦沃南、梁鸿志、李可楹、梁兆虎、陈英机等几位同学联袂到当时焦沃南同学的老家黄埔新洲垆,借当地小学校址办了一期这种“义学”,甚得当地人推崇。

    教刘赐江生物科的刘继祖校长常用深入浅出的比喻令同学们较容易接受教材内容,谢学贤老师则一丝不苟地授同学们基本知识,刘赐江先生犹记得他细心地教同学们通过显微镜观察细菌的活动形态。

    学校除了教授文化知识外,德育的培养也是一项重点:周信生和温金铭两位训导老师对同学们“恩威并重”,实行道德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两位老师着力于良好校风的培养,既严于执行校规,又和霭可亲。周信生老师还抽出业余时间指导刘赐江先生和同学们的课外话剧活动。

    刘赐江念高中时,抗战开始全面爆发,广州屡遭日军轰炸,沦陷在即,刘赐江随校迁至香港,在混乱动荡中完成了培英的学业,这是1939年。此后,刘赐江如愿以偿进入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读书,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担任广州柔济医院医师。1949年赴美学习,在斯坦福医学院深造。

   

二、钻研医术,享誉世界

   

    从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到美国著名的斯坦福医学院,刘赐江一步步接近了“做一名医生,悬壶济世,造福人类”的梦想。那年,才20多岁的刘赐江一踏入斯坦福医学院的大门,心里暗暗得意,感到心满意足而有点骄傲自满。可是,不多久,当他在临床医院目睹着一些病人或因缺乏先进的医疗技术无法治疗而被病魔折磨得痛苦变形的脸,或因无法支付昂贵药费而停药任由病魔肆意摧残的躯体,他不寒而栗了。医生,是拯救生命的使者!难道就没有办法掌握那些不治之症的医疗技术?攻克那些令人束手无策的医学难题?难道就不能找到廉价而有特效的药物,从经济上帮助病人进行有效治疗?难道不能让那些备受病魔煎熬的人们像健康人一样,昂首阔步地走出病房,去快乐地生活,快乐地劳动,继续创造未来的辉煌?

    刘赐江感到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在美国,人们做菜时喜用胆固醇较高的动物油,此外每天还摄入大量黄油,使得美国人心血管发病率特别高。

    不仅美国,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影响人们身体健康最主要的疾病是心血管疾病,排第一位。因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约占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它确实是全世界最大的疾病,是威胁人类身体健康的最大杀手。刘赐江先生心想,我就选心血管为主攻专业吧。于是,在斯坦福医学院,刘赐江先生要求专修心脏内科,从此,他一头扑入心血管疾病的钻研之中。从斯坦福医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刘赐江先生成为一名执业医生,正式开始了从医生涯。

    面对每一个病人的痛苦,刘赐江先生都满怀同情;面对每一次生命的苦难,他都深感救死扶伤的责任。在他心中,患者无贵贱贫富的区别,惟有同等地对症施治。在他的人生辞典里,铭刻着“以高尚医德立身,以高超医术济世”的行为准则。正是这样的标准铸就了他纯粹的医道:对患者平易近人,对治疗一丝不苟。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数十年如一日,将真情施于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刘赐江先生从医50多年,在医学科学领域勤奋耕耘,不懈探索,像海绵一样吸纳新知,如钉子一般钻研新术,一如既往地精益求精。正是这种科学精神成就了他精湛的医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病人的生命,使无数患者摆脱病魔的折磨。尤其让人钦佩的是,他钻研医学,砥砺医术,从来都秉持着一个明确而坚定的原则:就是让病人得到最合理、最完善的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尽可能提高疗效,减少病人痛苦,节省费用。他曾热情接诊了不少“绝症”病人,面对毁誉风险,他首先考虑的是该为病人做什么,能为病人做些什么,而不是个人得失。

(本文共11353字,经刘赐江先生审阅同意发表。)

 

 

 

 
上传时间:2007-03-29 23:43:01   关闭

 

唐可省广州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